加入收藏友情链接在线留言 English

服务热线:029-6200651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文艺副刊 / 又闻军号声

又闻军号声

浏览次数: 日期:2012-06-01 15:32

                                                                      

        我正全神贯注的伏案工作着,耳边突然响起嘹亮而又熟悉的军号声,抬腕一看到下班时间了。曾几何时我伴随着这嘹亮的号声度过了我短暂的戍边军旅生涯,思绪将我拉回到三十五年前那个隆冬的夜晚,一趟军列迎着满天的飞雪在西北的高原的旷野上疾驶,环顾四周漆黑一片,战友们早已进入梦乡,耳边只有车轮轧过钢轨接头处时发出有节奏的撞击声和列车的不时的嘶鸣声。可能是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环境中的缘故,新鲜感使我丝毫没有睡意不由的浮想联翩,七十年代初我早早结束了学生时代参加了工作,由于那个年代的政治背景父、母亲都是“走资派”我自然也属于“黑五类”不能进像烽火这样的“国防企业”只能进了一家市属小企业当了一名机修工。

        几年的工厂生活,使我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学生逐渐成长为一个掌握一定技能的机械修理工。开始带徒弟让我对工作和生活平添几分自信,但是,除了平时比较认真的学习工作技术外我更喜欢涉猎的还是一些军事书籍和知识,父亲是三十年代的八路军,母亲是川东地下党员,对于战争年代的事他们讲的多一些,可能这也是家庭氛围的原因使我从小就热爱军事,喜欢看军事体裁的书。喜欢听军事内容的故事,我从有限的工资中挤出一部分订阅了当时还算比较“奢侈”的解放军画报。也正是解放军画报使我对军事知识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于军人的生活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特别是画报上的边疆的景致: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下一望无边的大草原,背着冲锋枪的边防军骑着一匹枣红色的战马在飞驰…。一幅多美的画面!这也使我向往军旅生涯的愿望欲加强烈,于是在驻新疆部队来招兵时我毫不犹豫的报名参了军,开始了另一段全新的经历。

        经过几天的列车行军,终于到站了。来接新兵的汽车颠簸着在荒漠中不知行驶多少时间在天全黑的时候到达所在部队,迎新兵的锣鼓声欢快的响起来,亲切的问候声中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在这寒冷的戈壁深处让人从心里感到阵阵的温暖,当晚住在帐篷里更让我找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然而往往事情太顺了就必然会有意外产生,这个意外就是睡到半夜突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我们睡的帐篷被连根拔起,老兵叫我们蒙着被子不要乱动,好容易捱到黎明时分风停了戈壁又回到一片寂静。天大亮了放眼看去我们的衣被、装具东一件西一堆到处都是,大家纷纷跑着寻捡东西,这是时我才认真的观察起昨日没来的及看的地貌来,地面微微起伏沿伸一望无迹,满地的砾石几乎没有植被,只有一种叫红柳和满身长着小刺的荆棘类(后来知道是骆驼刺)的小灌木在晨曦的微风中轻轻颤动着,突然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那红日又大又红,近的仿佛触手可得,升起的太阳给戈壁大漠披上了一片金红色的光,把身后的天山的白雪顶映照的份外美丽。这景致使人不禁想起古诗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句子来,也抵消了原想像中的草原,骏马在这里却都没有所带来的些许遗憾。

        每天伴随着嘹亮的起床号我们出早操,中午听着下课号我们结束训练,晚上是熄灯号催我们进入梦乡。上课号、下课号、午起号、午睡号、集合号、冲锋号…各种各样的号声我听了五年。

        五年的军旅生活使我受益匪浅,我知道了怎样吃苦耐劳,学会了如何战胜困难去完成任务,习惯了遵守纪律服从命令,练就了雷厉风行的作风,多次受到上级奖励,在一同入伍的二百多名战友里我第一个光荣的加入党组织,当我脱下绿军装再次回到家时说话办事透着刚毅和沉稳,家人都感觉我像换了个人一样,这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当兵后悔一阵子,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那句话的含义了。

        复员后父亲已“解放”了我如愿的进了烽火这个慕名已久的军工企业。烽火是国家为多军、兵种生产军事通信装备的骨干企业,始建于五十年代,曾生产出包括“小八一”在内的多种系列电台产品,为国防通信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国家数次抢险救灾中屡建奇功,多次受到国家的褒奖。工厂转业干部多、复员军人多、武装基干民兵多,生产的军事产品多,连员工上、下班都是踏着嘹亮的军号节拍进出厂。在烽火的几十年里我在公司武装部工作,从事民兵训练,预备役建设,征兵工作一直和枪炮打交道,公司的领导中许多都是转业军人,很重视公司的国防教育,并给予非常大的人力财力支持,公司董事长经常抽空亲自参加公司举办的各种轻、重武器实弹射击,公司的民兵工作曾两次荣立三等功,公司在编的陆军预备役通信连是受到兰州军区表彰的西北五省先进连队,曾多次受到省市奖励。

        正是几代烽火人这种国防情结和努力使烽火具备了“团结奋进、不怕困难、敢于拼搏、不断创新”的优良品质,经抗住了市场经济的冲击和各种风浪的考验,产值逐年高速递增。我感觉处在浓浓的军事氛围中,自己仍然还是一个兵。

        年初,因年龄到了我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耳边不再响起嘹亮的军号声,一时还有些不习惯。一个机会,使我有幸又来到总公司在西安的光伏子公司工作,一切从头开始。虽然现在所在的公司不直接生产军工产品,而是涉足一个全新的新兴能源行业,也具有几个特点:人员新、产品新、管理机制新。公司所面对的大环境也是原来没有经历过的全市场经济模式和总公司有天壤之别,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如同“过山车”大起、大落,加之公司投入运行不久,许多地方还在磨合中,一度使得公司从上至下都感到压力较大。可喜的是公司的领导班子着力外抓产品销售,内抓员工的素质和管理水平建设,通过对员工的多内容、多形式的培训提高工作水平和工作技能,通过举办军事日活动增强国防意识和员工队伍的凝聚力,通过建立、完善必要的各种规章制度强化管理机制,老烽火的优良管理传统也正在逐步渗透融合进来,管理从经验不足到逐步成熟,生产从不规范到逐渐步入正轨,一切都在悄然的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使员工看到了希望,对光伏的发展和未来充满了信心。

        耳边又响起了那听了几十年熟悉的军号声,这号声是催人奋进的号声,是鼓足干劲勇往直前的动员令,我相信光伏的发展和未来正如它所从事的事业一样是光明的,值得期待的。 

所属类别: 文艺副刊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